您好,,欢迎访问烟台市文艺网!
您当前的位置 :烟台文艺网 > 文艺期刊 > 胶东文学期刊 正文

衣杰文: 贫困

作者:烟台文艺网 更新时间:2019-07-19 15:07

  贫困

  衣杰文

  于校长开完会回家时,天色早已暗了下来。

  天空有点阴沉,隐约能看清一堆堆翻滚的大块的乌云。远处的山峰黑压压的,直向眼前扑来,给这寂静的夜增加了不少恐怖。好在离家不算太远,十几里的路程,骑着摩托车一会儿就到家了。

  于校长刚支好摩托车,就发现家中有点异样。透过明亮的铝合金玻璃窗,他看到家中满满一家人。于校长一脸疑惑地走进客厅。只见沙发上、椅子上、凳子上都坐满了人;地上,地瓜、芋头、花生油等摆了一地,好像农产品展览会。还没等于校长开口,其中的几个已经满脸含笑地站了起来,“回来了?”“回来了?”说个不停。抬头细看,七十多岁的父亲坐在当中一把钢管椅子上,刚停下热烈的讨论,把脸转向了他,“今天开会怎么时间这么长?让你李大爷、于伯伯、王大哥好等。”老父亲咳了一下,顿了顿说,“听说别的学校贫困生名额已定下来了,你们学校怎么还没有动静?你李大爷于伯伯他们特意过来问问这件事。乡里乡亲的,你别忘了我身体不好,当年你上大学,还不是你李大爷和其他街坊邻居帮忙?没有他们接济帮忙,你能有今天?当初你李大爷给你起名志刚,就是希望你有志气,能活出个人样。如今你当上校长了,可别忘了乡亲啊!”父亲吸着口中的旱烟锅,两颊深深陷了下去,一会儿,一团烟雾从口中缓缓升起,和着其他几个人吐出的烟雾,在不大的空间里弥漫着,升腾着。茶几上,妻子为自己买的几斤润喉的水果——桔子,已经四零八落,桔子皮有的扭曲着,有的蜷缩着,有的仰卧着,诉说着刚才的热闹。父亲又吸了几口烟,“你李大爷你不是不知,前几年儿媳因为家里穷,抛弃孩子不辞而别,如今,孙子也到了上初中的年龄,……”“是啊,是啊。”坐在沙发上刚吃了一个桔子的李大爷,抹了一下嘴巴接上了话茬,“我说志刚,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孩子妈妈一走,他爸也另成立了家庭,孩子就撇给了我。按说每月给的生活费也够孩子花了,但是,孩子我也管不住,零花钱流水似的,这样苦命的孩子,叫我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咋办?唉!”“是啊,李大爷这你照顾照顾,对外来说,理由也充分,容易服人。”

  “理由也给想好了。”于校长心想。

  接过话茬的这位是坐在椅子上的王大哥,于校长听父亲说过多次。这王大哥,人很精明,但好吃懒做,爱喝点小酒,这不,脸色因酒精作用一直红红的,——不知又喝了多少。“你看我家吧,孩子感冒住院花了六七百。其实,这些钱说多也不多,关键是我觉得给我孩子弄个贫困生,我觉得腰杆硬朗,让邻村李家夼、王家沟的人看看,他们想办还办不成呢!让他们也羡慕羡慕我们于家沟的人多有本事。你作为我们村出来的校长,为村民办点好事,多自豪的事!”说到激动处,王大哥唾沫星子也飞了起来,俨然自己是村里有很大能耐的人,贫困生名额已经到了手里似的。于伯伯、李大爷等也不住地点着头,附和着,“对啊对啊。”

  于校长一时语塞。

  他想起了去年因为可怜李大爷,给李大爷孙子办了个贫困生,李大爷在村人面前那种自豪的神情,他想起了也是去年,在自己家里,他经不住王大哥的软磨硬泡破例给了王大哥一个贫困生名额。王大哥到学校领钱时俨然中大奖了似的那种招摇显摆的模样。他不仅担心起来。

  看着眼前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乡邻,他的双眼不由得模糊起来。不断升起的烟雾在每个人面前绕来绕去,忽然,他分明地看到,每个人脸上都写着两个字:贫困。

责任编辑:文艺网编辑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