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烟台市文艺网!
您当前的位置 :烟台文艺网 > 文艺鉴赏 > 戏剧曲艺 正文

情怀加段子,并不等于故事—评《栀子花开》

作者:中国艺术报 更新时间:2015-07-23 08:42
情怀加段子,并不等于故事
——评电影《栀子花开》

 

作者:赵青 

 

电影《栀子花开》剧照

  于7月10日起上映的青春校园电影《栀子花开》由何炅导演,李易峰、张慧雯、蒋劲夫等主演。作为一部拥有成功营销策略的电影,《栀子花开》选择了一个特别讨巧的题材和一个特别讨巧的上映时间——全国高校陆续举行了毕业典礼,影片的五个关键词:青春、恋爱、梦想、毕业、散场,简直就是赚足了所有的爆点加泪点。三首主题曲更是将毕业的感伤情怀推向了一个高潮点。

  不得不说近些年中国电影界成功地培养出了一批“电影商人” ,他们总是能准确地知道观众会买什么账,然后只把这一部分拍出来给他们看。比方说观众喜欢看情怀,他们便只拍情怀,观众喜欢看段子,他们便只拍段子,大大减少了支付给创意工作者的“额外开支” 。

  《栀子花开》将两个寝室的四男四女放置到浓浓的毕业气氛中。言蹊(张慧雯饰)的三个放弃去巴黎的闺蜜死于车祸,让她大受打击,在练习芭蕾舞时因为精神恍惚而不慎跌伤腿,以致半年无法正常行走。为了受伤女友言蹊而放弃自己的理想,转而只为圆她一个梦的许诺(李易峰饰) ,拉着自己的一众兄弟为在主题为“梦想之夜”的毕业典礼上替女主角寝室跳《四小天鹅》而拼命练习芭蕾,真情显得尤为可贵,甚至不惜为此和自己的好兄弟安頔(蒋劲夫饰)翻脸。不过好人有好报,最终众人达成和解,所有人都达成了自己的梦想,结局圆满。

  整部电影时长107分钟,故事却只有30分钟的容量,其间大量闪回众人的过去,而这些闪回其实用一两句对白就可以简单交代。而闪回与影片中的现在时并未加以画面区分,碎片化的剪辑让观众不时需要区分目前画面上讲的是哪个时间段的故事。

  国内任何一所专业的艺术类高校,都会在本科阶段教导有志于从事电影行业的学生们慎用闪回,就是因为过分依赖人物回忆镜头,会严重地削弱故事片的叙事节奏和对白的力量,最后导致哪条线的故事都没有讲完整。

  如同朱熹在《朱子语类·论语》中所述:“大概圣人做事,如所谓一棒一条痕,一掴一掌血,直是恁地。 ”电影也是这样,在短短的观影时间内,要分清主次,挑最主要最精华的来表现。对于《栀子花开》的故事而言,最主要的部分不是主人公们上学时有多么要好,而是毕业散场时有多么难过。

  也许有人可以反驳:“不表现上学时大家有多么要好,如何表现后面离别时的感伤呢? ”答案是当然可以,因为这个时候主人公们并没有真正毕业。难道时间不具有延续性吗?回忆一下我们曾经与大学室友说过的话,难道不会有诸如“哎,我都给你带了四年饭了,今天该请我吃一顿了吧”之类的话,一句话即可轻易点出人物关系。在影片中,女主角上楼、下楼的片段是前后呼应,难道比赛跳舞、争床位的闪回片段也是前后呼应的吗?导演何炅在处理时显然顾此失彼了。

  当然也可以反驳说,《栀子花开》是以人物关系为故事主线,然而本片中唯一有明显人物关系的就是许诺和安頔,蒋劲夫充分表演出了安頔这个血气方刚的冲动青年应有的状态,从而大大加强了人物形象。其他包括所谓许诺的女友和“敌人”魏歌在内,在此对比之下都是摆设。难道这部电影的主线是讲述许诺与兄弟间的情感故事吗?那么还要关于女主角的大量闪回做何用?如果许诺与女友的爱情故事是主线,那为何给兄弟的戏份远远多过女友呢?

  《栀子花开》成功吗?从商业角度上来讲,无疑是成功的。它可以引起观众情感上的共鸣吗?也并非不能。但是从艺术角度上来讲,就如同流水线上的产品和精雕细作的手工作品无法比拟一样,前者是不带感情的量产,后者是倾注作者心血的创作。导演何炅并不是没有对这部电影倾注心血,笔者相信他一定是认真对待自己执导的处女作,但“跨界”工作显然是困难重重的。

  像《栀子花开》这样的“段子情怀电影”并非不能存在,但是当这种没有完整叙事、没有思想表达的电影横扫中国各大影院的时候,就要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否则当我们猛然回头的时候,就会发现中国的电影及观众已经失去了认真思考的能力,而认真思考,在这个焦躁的时代里又是多么难能可贵。

责任编辑:文联编辑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