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烟台文艺网!
您当前的位置 :烟台文艺网 > 文艺时空 > 文艺名家 > 专栏文章 正文

为王未画作小序

作者:烟台文艺网 更新时间:2014-12-08 11:02

  为王未画作小序

  给王未兄写点文字其实是挺难的事儿,言难者,是因为他的性情与行事不是那种安分的线条。我与王未兄是发小,少年时一起穿梭于车站码头画画长大的,他比我早熟而睿敏,拉客写生都是他来搞定,我曾窃窃自满的那点速写底子都是那时尾随他混出来的。高考后大家分路扬镳,我依旧在宣纸上描摹人生,而他则选择了在泥巴上雕刻时光,他喜欢忙活多面的事物。王未在雕塑领域的成绩已早有传布,颇多誉叹。聪颖、灵犀、玩谑、敏赡,天生丽质注定不会是枯燥如我般障目一叶、执迷于一管。雕塑之外他涉猎诸多,且交游甚广、社会活动频繁,跨界作为让人自叹卑隘。

  前些时间,得悉王未兄又闭关慎独,开始心往山林、寄情于笔墨间。众方家观其新作,莫不赞气韵兼力、格制雅正,惊喜之外调侃这种聪明人活在世上就是踢场子、抢饭碗的干活。玩笑虽此,我心里是晓得的,王未的笔墨之事,其实由来既早。王未家风尚文,他自幼就有机会与那些让人仰慕的翰墨名家有亲密接触,家里书画藏珍虽不可言厚蕴也是卷轴荟萃,我最早幸运的开眼就是在他家里看到的,那时还不知道这些以后是很值钱的玩意儿,只记得披卷而现的气息完全颠覆以前翻阅画册的观感。正是对这气息耳濡目染的亲近,笔墨的趣意早早而深刻地植入了王未的成长视域,后来我们知道这气息就是古人说的气韵。这种得天独厚的视觉吸吮必然超越一般业者的笔墨力役,所以,他今天能有令人目艳的笔墨气象也就不足为怪了,况且这是一个何等心有灵犀、目交心通的聪明人。中国画中,人物画之外,山水花鸟画的笔墨实践到今天依然是要以古典美学为轴心的,这是无法逾越的语境,“山水以形媚道”,“道”是一种修养而成的悟境,没有些悟性,这笔墨便沦落成漂浮的形役,王未深谙这个“悟”字。不止于少时的熏染,多年来,他一直关注水墨动向,奔往于同道画展与雅集,凡有画册必追而藏之已成癖好,我们许多散佚的画册都可以在他那里找到。现在明白,这个精明的人其实一直在潜心磨剑,“夫以应目会心为理者”,正是长期以来游目观想、悟对通神的感觉积淀,才会有如今神超理得,让人眼前一亮的笔墨气象。笔墨之妙,非出于手而生于胸臆。

  王未兄的山水新作,诚循古法、触情涂抹。或峰岫峣嶷、云林森眇,或烟笼雾锁、楚岫云归,或秋高晓霁、近水幽亭,全以意出。画象布色、构兹云岭,万趣融思。虽遵依古格然能于纵横聚散间抒放笔墨,妙悟者不在多言,善学者还从规矩。前不久曾偶见其一件全由水墨挥写横抹之作,晓烟交碧处乍合乍离,云山聚散间变态不定,看之令人意兴无穷,虽复虚求幽岩,诚能妙写。王未的山水画不是那种大布局、尽精微的笔墨营造,他扬长避短着意于气象格调的努力,以幽幽古意构建烟云林泉。君子之所以爱夫山水者?林泉高致、丘园养素也,“故画者当以此意造,而鉴者又当以此意穷之,此之谓不失其本意”。这种意境的追求,在许多所谓山水名家那里却是疏失的。

  接下来还会有新的惊喜吗?,谁知道,这个人!

  姜永安于金陵

  2014年10月18日

责任编辑:文艺网编辑部
友情链接
关闭